94次申请信息公开后的“滥诉”之争

本案就是本案,不能借助他案证明其目的性。法院不是公安,似不宜为其起诉行为定性。

法院应更多地审查政府行为作出是否具有合法性的评判,而不是陆红霞陆富国们的行为。

其中,38岁的陆红霞及其父亲陆富国的案例尤其引发外界:这对父女在1年左右的时间,曾至少94次向相关行政机关提出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,后又向法院提出了8起相关诉讼,最后,法院认为这对父女的行为系滥用诉权,驳回起诉。

行政机关作出相应答复后,原告不服,分别提起诉讼,港闸区法院于2014年12月29日立案受理。

南通港闸区法院认为,陆红霞所提起的相关诉讼违背了诉权行使的必要,因而也就失去了权利行使的正当性,“属于典型的滥用诉权行为”。

8起案件审判长、港闸区法院院长高鸿说,“本次发布的8起典型案件中,裁定驳回原告起诉,并且明确再次起诉的规则,对遏制不断蔓延的滥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权和诉权,具有重要意义,既可避免程序空转和司法资源的浪费,又厘清了社会公众对于信息公开的模糊认识,有利于规范信息公开和行政诉讼秩序,为更为合理规制滥用诉讼权利行为作开创。”

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建明倾向于认为,港闸法院此举在指导思想上是对的,滥用诉权浪费司法资源和政府资源,应该有所规制。

“现在政府信息公开不够透明,是事实。政府和法院不能笼统地说这项信息公开和你没关系”,李建明说,当事人可能有不对的地方,但法院的职责之一是维护公民的诉权,一棍子打去说人家全是滥诉未必妥当。“不管什么诉讼,要讲道理,不论是当事人还是法院”。

声明: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自其他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东方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本案就是本案,不能借助他案证明其目的性。法院不是公安,似不宜为其起诉行为定性。

法院应更多地审查政府行为作出是否具有合法性的评判,而不是陆红霞陆富国们的行为。

其中,38岁的陆红霞及其父亲陆富国的案例尤其引发外界:这对父女在1年左右的时间,曾至少94次向相关行政机关提出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,后又向法院提出了8起相关诉讼,最后,法院认为这对父女的行为系滥用诉权,驳回起诉。

行政机关作出相应答复后,原告不服,分别提起诉讼,港闸区法院于2014年12月29日立案受理。

南通港闸区法院认为,陆红霞所提起的相关诉讼违背了诉权行使的必要,因而也就失去了权利行使的正当性,“属于典型的滥用诉权行为”。

8起案件审判长、港闸区法院院长高鸿说,“本次发布的8起典型案件中,裁定驳回原告起诉,并且明确再次起诉的规则,对遏制不断蔓延的滥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权和诉权,具有重要意义,既可避免程序空转和司法资源的浪费,又厘清了社会公众对于信息公开的模糊认识,有利于规范信息公开和行政诉讼秩序,为更为合理规制滥用诉讼权利行为作开创。”

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建明倾向于认为,港闸法院此举在指导思想上是对的,滥用诉权浪费司法资源和政府资源,应该有所规制。

“现在政府信息公开不够透明,是事实。政府和法院不能笼统地说这项信息公开和你没关系”,李建明说,当事人可能有不对的地方,但法院的职责之一是维护公民的诉权,一棍子打去说人家全是滥诉未必妥当。“不管什么诉讼,要讲道理,不论是当事人还是法院”。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